靜觀男人心:男人的委屈 2019年3月18日 星期一

【明報專訊】最近看過一齣有關夫婦對話的紀錄片《幸福定格》,片中8對夫婦的對話,很多是太太透過這個拍攝的機會,在丈夫完全專注的情况下,訴說自己在婚姻中的委屈。

兩性關係 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 男女不平等 婚姻 幸福定格 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 侯雪媚 靜觀男人心
▲《幸福定格》劇照

丈夫們用不同的方法來迎接太太的申訴,最多的是不知所措,會嘗試回應,會嘗試沉默,也會嘗試打岔。在鏡頭面前,太太如此自如地表達自己在婚姻裏的努力。

可是男士呢,似乎很難理直氣壯地訴說自己的委屈,有些男士甚至被鏡頭忽略了,變成了太太的獨白。在「委屈」這個題目,男士似乎沒有多少的話語權。

男人「捱義氣」 委屈當氣量

這個星期,有一群男士來中心參加「靜觀×飲食」工作坊,一起學着怎樣跟隨身體感受和需要進食。

男士其實是懂得閱讀身體的飽餓感覺、食物的味道,但當說到如何自主決定食多少的時候, 卻有男士分享覺得自己好似無法享有這個自主權。

當一群人一起吃飯的時候,面對枱上剩下的食物,大家都抱着不要浪費的原則,要求男士「清枱」。他覺得這似乎是他的責任,也是令大家可以不感到內疚的付出,他不會理會自己當下是否已經吃不下,都會盡力符合別人的期望,把枱上食物掃光,這是他作為男人的義氣。

可是這個義氣也會給別人濫用,鄰桌看到他掃光剩食,連鄰桌的剩食也送過來。那一刻,他會感到委屈,彷彿自己沒有選擇的權力,沒有say no的勇氣,因為他認為義氣應該是沒有底線。在這些場合,他便有了過度進食的問題。這些苦、這些委屈,不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出來。

男人的委屈是: 這是男人應有的氣量,你不應該感到委屈。

男人最大的委屈是:你把委屈說出來,那你就不是一個男人。

面對女人的委屈,男人不能以相同的方法爭辯、訴說自己的委屈,因為那就很「不男人」了。

在「靜觀×飲食」的工作坊的現場,有另一名男士回應他遇到相同的處境。他說自己也是最後會被眾人塞食物的那個人,他的策略是,刻意在食飯過程中少吃一點,讓自己有配額在最後衝刺。

男人的細心和體貼,往往在於他們不會說出來,卻一直在照顧自己和照顧別人之中找平衡點。

 

文:侯雪媚(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——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)

Leave a Reply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!

  Subscribe  
Notify of